2016・12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7/06/11 (Mon) 雜誌作業④ Persons(?)

得知YUI的圖片因爲版權問題而不能出現在雜誌作業上,所以YUI那篇大概要作廢了(是的看寫那麽一丁點也知道我是要靠圖片混過去=________,=)。又寫了點東西……雖然很敷衍但是希望它看起來不會太敷衍而使得雜誌分數太低。

……聽説我外國文學名著與電影(名字都長得那麽無謂=________,=)因爲曠課太多而被警告了,因此只好去跟老師打個照面(I hate everything about you=________,=)。

眼下還有兩份Presentation,以及一個什麽廣播節目,一個新聞英語報道。
(什麽?……風太大我聼不清……)

這個世界真是一個大大的土豆。






前段日子和媽媽煲電話粥,提到了保險的事。媽媽說給我買了份新保險。

内容是這樣的,每個月繳納一定的資金,到了受益人70嵗的時候,就可以一次性拿到20萬。

當下的反應就是大笑起來。就算不是我,換了別人,聽到這樣的内容也會覺得很可笑吧。

眼下我既未成家,甚至還未能脫離學生時代。距離70嵗——實在是很遙遠的事情。


初中的時候在媽媽就職的學校讀書。每天回來之後都要拿出數學試卷或者作業給身為數學老師的媽媽過目,每逢不懂或者做錯的題目,就要在她的眼皮底下細細的算,直到真的做不出來了,就要聼她講解。如果再不懂,就會變得非常糟糕。

她認爲身為她的女兒,即使不能一點即通,也還是比其他小孩聰明上許多倍的。於是面對聼了講解卻仍然還是一臉茫然的我,會開始暴躁。

有時候甚至會把書直接往桌子上一扔,又露出失望透頂的表情,邊開始講些十分傷人的話。

我也只是低著頭。或者說只能低著頭。偶爾不自覺地發抖。


然後很不巧的,雖然她是這樣看似嚴的母親,我卻是很不聽話的孩子。記憶裏闖過很多次禍,每次也受到相應的懲罰。而最深刻的一次,便是她擡手給我一巴掌。

那個時候我的身高已經足以和她平視。而我還是半仰起頭看著她,眼裏都是淚水。


我不認爲滿腦子裏裝滿幾何函數圖像的她,能夠用什麽文藝的方法和語言表達她對我的期待。甚至連溫柔都談不上。

在我還未懂事之前,她還必須告訴我這個社會存在的法則的時候,我們多半時間的相處模式就是這樣,簡單粗暴。


但是你知道。
為你考慮到70嵗的照顧法。
是需要很多很多愛的。




追溯到小學一二年級,很流行抽獎。大概是五毛或一塊一次。獎品可能是會熒光的貼紙,當下很紅的人偶造型玩具,看起來很拉風的水槍等等。不過最多的是什麽也沒有。

當時家裏不算富裕。而我也很意外的知道“不能跟家裏要錢來做這樣的事情”。只是還是很愛好站在抽獎的攤子周圍,分享抽獎人的驚喜或嘆息。

是否有不甘心已經不得而知。倒一直記得有個一個小朋友一連抽中了兩張同樣的貼紙,問站在她旁邊的我,“你要不要?”

有點羞澀的點了點頭。

於是她拿著那張貼紙的手伸向我,我也伸出手去。

她卻突然伸出另一只手來,把貼紙撕碎了。是很乾脆的撕法。從貼紙的中間一分爲二。

當下很錯愕的看著她,旁邊的小朋友們一哄而笑。她的眼神很得意。


那些莫名的惡意從不消失。



有過這樣一個好朋友——非常愛哭。好的事情哭,不好的事情,高興的事情哭,難過的事情哭。

一度感情好到不行,做什麽事情都要一起,買什麽都要一樣。还被挪揄說“乾脆結婚好啦”。

她也從不避諱的在我面前忽然的就哭起來。我會拍拍她的肩或者直接抱著她說好了好了。再説點什麽逗她笑,她也真的馬上挂著還沒干的淚痕就笑起來。

然而她是個相當受歡迎的人。常常是這樣,兩個人開心走在路上,就會跑過來一個與她相識的人,於是我變成了那個多出來的人;說好了什麽時候去哪裏,卻因爲她的什麽朋友出了什麽事於是突然變卦;本來只是兩個人坐在餐廳裏吃著東西,又會遇見她的一些朋友,於是成爲莫名大聯誼。諸如此類。


所以我在一次她不知爲何又哭了的時候,心生厭惡。十分暴戾的對她說“你以後不要再在我面前哭。我很討厭。”


感情也終于淡然下去。而在一群死黨畢業后分隔異地生活了一段時間之後的聚會上,大家聊起了從前的事情,夾雜著“大學同學一點也不合拍”的抱怨聲,又突然靜下來。些許感傷。

我看著坐在對面的她因爲隱忍而顫抖的睫毛,臉龐稍稍漲紅。是要哭的前兆。

卻直到聚會結束都沒有掉下一顆眼淚。


有過這樣一個好朋友。曾經非常愛哭。






我懷疑二要拿掉……畢竟主題是喜歡的東西。
去看戶花嫁XD。

|年幼時期無知的雜志作業| comment (3) |


2007/06/07 (Thu) 雜誌作業③ Singer

——I hear your voice through the air

shu17.jpg

YUI

“だからいま 会いにゆく
現在就去與你見面
そう决めたんだ
就這樣決定吧
ポケットの この曲を
這首我作的曲
君に聴かせたい
想給你聼聼”

初次聽到YUI的聲音,是在朋友的BLOG。當時聼的是吉他版「Good-bye days」。乾淨的嗓音以及輕輕撩撥而發出的吉他聲,卻很意外的驚艷到了我。

生為歌者。我這樣想。

儘管她看上依然是小女生般的嬌小,但是聲音並不單薄,甚至顯得強勢。當然這種強勢並非使人不適的那種——你很容易從她的聲音裏聯想到那些可能被使用得汎濫的詞。比如夢想。未來。愛。或者別的什麽。

這些東西存在于她的歌聲裏。每一個音符和曲調。並且仿佛堅不可摧。

不是偶像出身。從一開始就只是熱愛著音樂而在地下活動很多年才正式出道。從默默無名到現在單曲已然可以進入日本公信榜排行中,我看到的是這樣一個她:在路邊在Live House裏,坐著和著她的吉他唱著,一路走來足夠好,於是慢慢去到更廣的地方去唱給更多人聼。

終有一天發出巨大的光芒。

shu18.jpg

shu19.jpg

shu20.jpg

shu21.jpg

|年幼時期無知的雜志作業| comment (0) |


2007/06/06 (Wed) (雜誌作業② Drama? )大事な人ほど すぐ隣の席にいた

廣闊的宇宙中有一顆藍色的地球
在這廣闊的世界
小小的愛戀的思念傳到 小小的島上你身邊
——小さな恋の歌
shu15.jpg

shu16.jpg

儘管嘴上說著吉田禮你就安心地嫁給多田老師吧看見健的話千萬不要理他直走不要回頭。也還是在某些瞬間突然軟下心來。

我看到那些跌跌撞撞的經歷和他正在做的事情重疊在一起。看到他靠在鉄網上哭我們每個人哭過的感情。

又沒辦法沖進去小生氣的拍他的腦袋,再拉著他的手去見禮,說,他啦,他喜歡你。

看似瑣碎又緩慢的劇情。我是很喜歡的。就像這樣,啪——啪——啪,一個點都能不偏不倚剛好踩在軟肋上。

明明應該死也要去看日出。明明要搶著怎麽也不讓多田老師靠近禮。卻一個人在遊樂場扔著棒球。不明所以的就是很想要那個她開玩笑著說中了三億就去買的包包。強裝鎮定還是忍不住流出眼淚。就像所有人年少時一樣。在局外人看來既傻,又彆扭。

劇裏又響起小さな恋の歌。我望著屏幕裏健扔著棒球的樣子。他想著禮14年來的樣子。
那些我們錯過又耿耿於懷的事情。
倘若被放逐到過去。搞不好也只是眼睜睜的看著所有的一切重新發生在眼前。但比以往更無力。

你要改變什麽。你能改變什麽。

你跑過一條長長的街。你出現在青梅竹馬的婚禮上。你想要帶她進甲子園。你給她一塊寫著三年G班岩健的橡皮擦。你給她棒球服的第二顆紐扣。你找了很久只爲了一瓶咖啡牛乳。你帶她跑去見你知道再過半年就要不在的爺爺。你讓她去參加對她人生而言是個轉折點的重要比賽。你在多田老師要表白的時候闖入神色慌張。

可是。
還是老樣子。
“記憶裏。從那以後她再也沒有叫過我健三。”

依然對結局抱有期望。雖然我知道無論結局是什麽我都會哭。
只是你我都明白的那些殘缺就這樣發生在這個故事裏。但求它能夠變成那樣一個圓。

|年幼時期無知的雜志作業| comment (2) |


2007/06/04 (Mon) 雜誌作業① 開場白

聽説我們小組的主題是“喜歡的東西”。
那麽我的欄目就叫做——

The Splendid Things
Every little thing.Make me simle.Make me cry.
我喜歡的東西——
——媽媽說自己很漂亮的口氣。爸爸說自己年輕時候是個小流氓的樣子。
——山下智久的所有表情和爛演技。
——不打雷的下雨天。
——沒有課的周末。
——各種口味的碳酸汽水。
——鄭雅亂唱的閩南歌。
——tangstory的小説。
——高二放學后回家的路。
——拉著我跑的手。
——出現在學校上空的巨大彩虹。
——無聊動畫。搞笑綜藝。煽情電影。老套日劇。
……

|年幼時期無知的雜志作業| comment (3) |


| TOP |

it's ok

Shu

合則來不合則散♬~( ̄ε(# ̄)

CustomFace59.gifshu
1987年生,摩羯座AB型。月薪嗶嗶元工作掙扎中。
本命兩枚:山下智久&金希。
雖然經常性覺得自己沒用,但總歸是個好人。

寸光阴

最新記事

日誌分類

shall we talk

時光

養一池歡喜

鏈接

檢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