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9/12/15 (Tue) 天上風箏在天上飛 地上人兒在地上追

算啦。

這一次演唱會看得特別累,回到家第二天就病了,撐著去上班上不到一小時,又請假去看醫生,結果他對我說你發高燒了我還傻乎乎地反駁說我覺得自己並不熱呀。也不知道是給我打了什麽針,輸了什麽液,我比原來更累了,離開診所回到家躺著床就睡,睡得也並不沈,老是有要做噩夢的預感。一醒來又頭痛。房間的窗簾是拉上的,渾渾噩噩,好像睡了又醒醒了又睡無數次。

第三天去復診,我隨口問了問不會是得甲流了吧,居然輕描淡寫地回答我,應該是啊,不過輕型的,沒事。又輸了五瓶液,在病房裏看完大半本書。

追星嘛,本來是件花錢找樂子的事,不知爲何這次被我們集體聯手搞得如此苦逼。

賣票的人沒有如期出現,在開場前乾脆關了手機,搞得以打醬油姿態出現的唐居然淚灑奧體館;阿欣也沒有等到她的奇迹,雖然可能她本來其實也並沒有在期待強仁從天而降,但是看到有著他身影的VCR,又是一陣嘩啦啦;阿圈有沒有哭我不知道,只是我們都不約而同地覺得,這場演唱會實在太過於漫長,甚至在進行到一半的時候我們就盼著它快點結束。

傳說希有雨神之稱,他在韓國的時候走出宿舍門就下雨,他一回宿舍雨就停。傳說而已,難免有誇張的成分,不過南京確實實打實地下了好幾天雨。

又冷,又潮濕。

主辦方一如既往秉持只管賺錢不顧fan死活的原則,不知能容納多少人的搖滾區場地,愣是賣出了無數張門票的樣子。進場的時候全然無秩序,也沒有隊伍。你只能夾在人群中隨波逐流,像是無能的沙丁魚一樣等著被人舀出。也不知道在雨裏站了多久,好在是和朋友們在一起,無論遇上什麽情況還是能夠說說笑笑的。但進了場就更麻煩了。因爲進場的人數遠遠超過合理的容納度,根本很難自由走動,更不說前方層層疊疊的無數個遮住你視線的人頭。

我踩著灌滿水的靴子,因爲站了太久而全身僵硬,看上去很孤注一擲,可我又困惑了。看過這麽幾場演唱會,叫過幾聲希的名字,但是聲音非常非常的小,好像生怕被別人聽到了。而當他站在離我非常近的地方,乾脆就不敢叫。對,是不敢叫,我就不能明白,明明那麽毫不矜持地千里迢迢跑來這裏,明明毫不矜持地站在擁擠的人群裏貪婪地想多看他一眼,卻在離他咫尺之處時玩起了少女羞澀?實在是太噁心,太楊麗娟了。但眼神總是難以掩飾的,他會不會也很困惑,這個有著炙熱眼神的面癱女,到底是不是他的fan呢?不會吧,人太多了,不會在乎的。

而路人甲乙丙丁看著我,覺得我為了個素昧平生的明星把自己搞得像個傻逼一樣,我是不是也真的沒有在乎過?

日子不好過啊,連自己也懂不了了。

**********

離開南京的時候在酒店裏抱了抱睡眼惺忪的阿欣和阿圈,頓時紅了眼眶,卻故作輕鬆地說再見關了門。酒店的服務生幫我拉著行李在前頭走著,我跟在後面又認真看了南京幾眼,還是那樣的天氣,灰濛濛的,雨點很小,卻很密,默默濕了我的頭髮和行李。原來我比想像中還捨不得她們和他們。大學畢業之後有一段很麻煩的時光,接著開始工作承受現實和夢想的差距,但是再怎麼辛苦只要一想到馬上就可以見到大家了於是也沒什麼關係。

而三個小時不到的烏托邦,只有朋友陪在身旁,只有有愛團站在臺上,所有都在轉眼間就花光。

下一次不知道在何時何方。

|有愛團并沒有在care什麽天團名號 不過獎還是要拿的| comment (8) |


<<無論將來如何 都一起笑下去吧隊長 | TOP | 哇靠這什麽?!!∑(O△O;)>>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面瘫受的后记好冷漠。i-231

下一次好好相约去看吧,只要我状态OK,一定保证客官您海皮。i-80

不要再想那些有的没的了,调试好心情,好好生活。

我爱你。 (庚哥上身)




2009/12/16 17:43 | 唐 [ 編集 ]


 

說得好好的提那個人做什麽?

2009/12/16 19:58 | shu [ 編集 ]


 

虽然跑来这里说这些个七里八里的真是欠揍噢
不过那么……我link了shu你呀哈哈哈....

2009/12/27 19:02 | cynal。 [ 編集 ]


 

那天下午我站在雨里没打伞抖抖索索听着黄牛叔马上就到的话等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告之我说之前定好的票其实根本还没有拿到手
鞋子衣服全湿前一天晚上没睡凌晨就爬起来搬着一堆东西到奥体场而且大姨妈第三天的我早就在一个多小时的冷风冷雨中消磨光了所有耐心,拿了退票的钱回去发完毛巾等其他人进了场就拎着大包打车回了酒店睡觉。
于是我似乎是我们那群人里最冷静最无谓的一个。

北京的机票我也订好了,不过依然我只是去见新加坡回来的阿珞去帮帮殿里孩子的忙。是不是进去看似乎真的已经没有关系了。真的,没有关系了。

2009/12/28 11:08 | ni [ 編集 ]


 

一切突然变成一场很辛苦确舍不得放弃的马拉松了
我到底在干什么,其实不重要了,这样的心情比较特别。
一起走到走不动那么远吧。
累了就歇一下其实也没有关系的。

2009/12/30 15:27 | 宝 [ 編集 ]


 

啊,所以我在这里留言说新年快乐不会太突兀吗【这个人大半夜不睡觉在发癫
原来你还有服务生会给你拎行李吗,好幸福~~~~~~【走开啦
1213是我第二次离开南京,雨神不知道是不是希baby,但是第一次去的时候,天气很晴朗。
最后一天也有人跑来敲我的房门,给了没睡醒的我一个拥抱,之后我钻进被窝里继续补眠,她们哗啦啦拎着一堆行李,离开。
在机场的时候我终于能体会那种感觉,疏离又亲近的,我们一直在说,下一次,下一次一定要再见。
然后笑着捏着对方的脸说哎哟好矫情,反正不可能不会再见的啦。
这一次连告别也没有。
恩,那下一次的话,你一定要等我洗完澡去找你啦><

2010/01/01 03:55 | 阿困 [ 編集 ]


 

咦突然点进来发现重新开了··
那温暖的拥抱哦哎哟看得我眼眶湿湿的T-T··
期待下次首尔跟泰国哦><
2010大家都好好的··

2010/01/02 23:10 | 欣仔 [ 編集 ]


 

新年快乐。
夸张感冒冷血公仔<=这是我对你的称呼吗?

2010/01/06 17:53 | 每每 [ 編集 ]


| TOP |

it's ok

Shu

合則來不合則散♬~( ̄ε(# ̄)

CustomFace59.gifshu
1987年生,摩羯座AB型。月薪嗶嗶元工作掙扎中。
本命兩枚:山下智久&金希。
雖然經常性覺得自己沒用,但總歸是個好人。

寸光阴

最新記事

日誌分類

shall we talk

時光

養一池歡喜

鏈接

檢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